历代皇妃百科

广告

婉容的悲剧人生你了解吗?(2)

2012-08-14 15:39:41 本文行家:何冰_冰花花

婉容美丽的面庞第一次出现在溥仪面前时,曾经引起他的好奇,却未能产生强烈地吸引他的力量。 婚礼结束的当夜,溥仪未与婉容“合卺共枕”,反而把她孤独地抛弃在坤宁宫,自己去养心殿呆了一夜。



图片 1

婉容的悲剧人生你了解吗?(2)


宫廷生活


大婚初夜


    婉容美丽的面庞第一次出现在溥仪面前时,曾经引起他的好奇,却未能产生强烈地吸引他的力量。

    婚礼结束的当夜,溥仪未与婉容“合卺共枕”,反而把她孤独地抛弃在坤宁宫,自己去养心殿呆了一夜。

    “被孤零零地扔在坤宁宫的婉容是什么心情?那个不满14岁的文绣在想些什么?我连想也没有想到这些。”这是溥仪在40年后自己写在回忆录里的话。这难道是溥仪的真心话吗?

    这种夫妻间的病态和囚禁般的生活就此开始。

婉容与文绣的矛盾


   曾受过“学堂”教育的婉容,是坚决主张一夫一妻制的。对此,当时的许多洋人都曾以赞美的口吻著文予以宣扬,美国人布拉克尼曾在他的文章中说过:“宫廷中对于伊丽莎白(婉容)的最大反对理由,是她主张一夫一妻制。但是溥仪也同意她的主张。这事(指溥仪订婚)有一度似乎陷于僵局,最后是双方让步,决定皇帝娶一后一妃。”在这里把“僵局”归因于婉容的“主张”显然不实,但他说婉容入宫前就表露过反对一夫多妻的意见则是可能的。

   现存的诗文和书信中,许多篇章便是后、妃之间情场角逐的产品。请看题为《赠淑妃》的这两首:

    明明月,上东墙,淑妃独坐在空房。娇弱飞燕常自舞,窈窕金莲世无双。

    爱莲女士(文绣)媚鉴: 正月里,打新春, 爱莲房中口问心。一二十岁把书念来吧亚唉呦。二八青春作好文来吧咦哑呦。可谓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诗中充满“独坐”、“空房”、“常自舞”、“世无双”、“口问心”等刺激性字眼儿,尽管点名是对文绣的,自己还是有份儿,因为她对“空房”等词儿无疑都具有深切的感受。

    皇后和淑妃平时常以函件往来,各派太监递送。保存至今的一些函件,已经透露了后、妃之间的芥蒂之深。

    爱莲女士惠鉴:昨接来函,知you(你)之闷堵现已痊愈,I(我)甚欣慰之至,and(并)请君勿怕me(我的)错误。念I(我)是与君互相立誓,彼此均不得再生误会,不拘何事,均可明言。所以君今不来,I(我)以ate(吃饭)稍有误会之处,不过[莫名其妙而已]只是君因病不得来此,I(我)实不能解也。君闻过中外各国,you(你)有托病不能见I(我)之理麽?若有何获罪于君之处,还望君明以见告为幸。不过自叹才德不足,难当君之佳友耳。请罪人:EIezabeth(伊丽莎白)

    信中透露了如下事实:皇后和淑妃曾因吃饭闹了别扭,相互呕气。淑妃则称病不到皇后宫中请安,皇后遂写此信,名为陪礼请罪,实则兴师问罪。这就是小朝廷时代发生在后宫的一幕真剧。

 

    在婉容和文绣之间,争执、吵闹的“小事件”也时有发生,溥仪不得不常常给她们“断官司”。这两个人,婉容地位高、又年长几岁,人也霸道些,总存心排挤文绣,几近于欺负老实人了,这当然不能说是婉容的优点。这里引录婉容用戏谑的词句写成的一封短信,则“一斑”之外可想而知。

    爱莲女士惠鉴:数日不见,不知君还顾影自怜否?余今甚思购一明镜,以备顾君之影。念有一曲,以还君之一笑:

    爱莲女士吉祥,爱莲女士弹琴弹得好,爱莲女士唱得好,爱莲女士的娇病好点了。爱莲女士进药啦吗?爱莲女士进得好,拉得香。祝君晚安!

婉容与溥仪的关系


    美国《新闻周刊》文化版主笔爱德华·贝尔先生,在北京采访了曾在储秀宫伺候婉容的太监孙耀庭[i],孙耀庭承认溥仪和新娘之间的关系不正常。他说:“皇帝大约3个月来新房一次,并在那儿过夜。”“那么,皇帝的感受如何呢?”贝尔问。 “他第二天一早就离开。”孙耀庭说,“剩下的时间里,他总显得脾气坏极了。” 一场夫妻难得的相会之后,丈夫的脾气“坏极了”,妻子的脾气也绝不会好。

    李玉琴[ii]后来回忆:“大婚后没几天,婉容曾从宫里往宫外给她一块儿玩耍过的小姐妹打电话,她没讲皇后的荣耀和幸福,却发了一大顿牢骚,嫌约束太多,嫌宫里苦闷。这个‘不知轻重’的电话很快便传到太妃们的耳朵里,她们很不高兴。溥仪知道后更不高兴了,都认为这是不守规矩、有失体统的事儿。象这样纯属宫廷秘闻的事儿,外人无以知其详。多少年后我磨磨蹭蹭地一定‘要皇上给玉琴讲讲皇后’,溥仪才谈起这事儿,说话之间还挺生气的,似乎过了20年余怒未消。”

    当然除了发脾气的一面也有“蜜月”期。

    婉容的英文学得很不错,不但能用英语讲话,而且能用英文写信。她在宫中用英文给溥仪写过大量的短信,都写在小小的便笺上,然后装入特制的白色小信封内,交亲信太监传递。这一对年轻的皇家夫妇,同处深宫之中,每天见面,却还要用英文通信,其信的内容当然可想而知。婉容给溥仪写英文短信的时候,落款总是用溥仪给她取的、与英国女王相同的名字:伊丽莎白。

婉容的学习与娱乐


   正象美国人布拉克尼在《毕生做傀儡的可怜虫——溥仪》一文中对婉容所作的评述:“虽然出身贵族之家,她的父亲却改营商业。她是一个满洲美女,她和皇帝在思想上很对劲,而且也象他一样,受过西方的新式教育,也取了一个外国名字叫伊丽莎白。”起初溥仪给婉容延聘两位师傅:一位是美国费城牧师的女儿马修容,另一位名叫英格兰木。她们显然都与婉容在天津念书那个教会学校有关,是婉容自己物色的人选。不久,伊莎贝尔·任萨姆女士也被聘到宫里来了,她与婉容也是旧相识。她们不但教授英文,也讲授文学、历史、艺术及世界各地风物知识。

    伊莎贝尔·任萨姆女士与婉容不仅是师生关系也是形影不离的朋友,庄士敦在《紫禁城的黄昏》一书写道“皇后经常由伊莎贝尔·任萨姆小姐伴陪。她是皇后的美国朋友,在皇后进宫之前和之后,她一直是皇后的英语教师。我经常被从养性斋召到皇后住的储秀宫和皇帝、皇后一起吃饭。所有这些会见完全都是无拘无束的。”

     当然这些老师不仅只有辅导学习作用,庄士敦[iii]和任萨姆还扮演了中介人的角色,他们把一批又一批金发碧眼的先生、女士带进紫禁城,并介绍给早已丧失政权的中国皇帝和皇后。其中厉害关系可想而知。

    婉容在宫中的娱乐活动有很多,据在储秀宫伺候婉容起居的太监赵荣升讲,清宫里的寡妇妃子们每天生活都很无聊,平时闲得慌练练字、绘绘画而已,婉容年轻,还常常看书,对写诗填词也有兴趣。

    在翊坤宫廊下的横粱上,至今还吊着一对悬挂秋千的铁环。《清宫述闻》载:“翊坤宫廊下有秋千,今尚存,逊帝时安设。”这就是婉容使用过的秋千,她经常来此消遣解闷。太监孙耀庭老人说:“皇后婉容胆小,打不高,只是由我们推着荡两下。”婉容自己不敢荡,只好当观众看宫女们高高地飞荡起来取个乐儿啦。

    婉容颇喜欢骑自行车,关于溥仪为了能骑车在后三宫奔驰无阻而锯断许多门槛的事已经人所共知,却很少有人知道婉容也会骑车。当年溥仪买了许多辆各种规格的自行车,都是英、德、法等国的名牌货,其中也有专为婉容购买的女式“坤车”。溥仪出宫后,在当年作为自行车车房使用的御花园绛雪轩内,就找到一辆婉容骑过的坤车,且一直保留至今。宫藏照片中也有许多婉容骑在自行车上的镜头:她头戴凤饰,身穿旗袍,正沿着宫墙骑车驰骋,侧脸露出笑吟吟的模样。

     婉容也象丈夫一样喜欢球类运动,对网球尤感兴趣。1923年6月26日夜,建福宫德日新殿发生火灾,迅速延及静怡轩、中正殿等处,数百年的雄伟建筑倾刻之间变成废墟。不久,根据庄士敦提议,溥仪便命人在清理火场而形成的开阔地上兴建了颇够局面的网球场。据润麒在1986年回忆,场地修好后溥仪和婉容先把这里当作比赛场所,他们主持并亲身参与了几场自行车和曲棍球循环赛。然后才作为网球场正式启用,为此还搞了开幕式——网球混和双打比赛。对阵的一方是皇帝和皇后,另一方则是庄士敦和润麒,结果地位尊贵的一方输球了。

     婉容也喜欢摄影,当她手持120折叠式相机,正在调整光圈、速度和距离,就要将宫廷景物摄入镜头之际,她的此举已被皇家摄影师录入镜头。于是,说她喜欢摄影有了具体形象的证据。

     婉容喜欢小动物,尤其喜欢小巴狗,当然还有慈禧遗留下来的五色鹦鹉。

     宫中常常有电影和戏曲可看,自己也学习弹钢琴,这也是婉容排解“寂寞”的一种方法。魏子卿等御前太监回忆:“现在回想起来,帝王之家充满了虚伪、客套,在这里找不到家人父子夫妇间的真正感情”。

     这让她陷入极度苦闷之中。

 

婉容吸烟吸毒


    在这种环境下婉容染上吸烟毛病,有这样一张照片:宫中,身披锦绣斗蓬的婉容坐在宫苑石桌前,左手从斗蓬上方伸出,用手帕掩住口鼻,右手从斗蓬下方伸出,食指和中指间夹着正吸允着的香烟。

    吸烟和吸毒不是一个性质,吸毒也是婉容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她何时吸毒中外、国内说法不一,我无法证明,我只能找到她最早吸毒的资料,太监赵荣升回忆说:婉容每顿饭后吸8个烟泡,每次要伺候20多分钟。谈到烧烟的细节时他说:“伺候烧烟要跪在地上。皇后左边吸四口,在她倒过身子的时候,你得把烟具随着捧过去再服侍她在右边吸四口。当然服侍长了,人也就成了机器,节奏不差,但在最初,也紧张的够人受的”。

   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一书中写道:“自从她把文绣挤走之后,我对她便有了反感,很少和她说话,也不大留心她的事情,所以也没有从她嘴里听说过她自己的心情、苦闷和愿望。只知道后来她染上了吸毒(鸦片)的嗜好,有了我所不能容忍的行为。”

    要是从这篇文章来看婉容吸毒因该在天津生活或以后,婉容要是在故宫宫廷吸毒溥仪不应该不知道。

    所以在看待这个问题上没有新的资料出现前不好做出决定

紫禁城的末日


    据溥仪回忆,11月5日上午,大约是九点多钟,我正在储秀宫和婉客吃着水果聊天,内务府大臣们突然踉踉跄跄地跑了进来。为首的绍英手里拿着一件公文,气喘吁吁地说:“皇上,皇上,……冯玉祥[iv]派了军队来了!还有李鸿藻的后人李石曾,说民国要废止优待条件,拿来这个叫,叫签字,……”我一下子跳了起来,刚咬了一口的苹果滚到地上去了。溥仪被逐出宫,婉容也随之结束了紫禁城的生活,并跟丈夫一起,被鹿钟麟[v]的军警幽闭在醇王府内。开始溥仪一家住进了醇王府,但后来考虑到安全问题12月初搬到日本公使馆。

3 孙耀庭:(1902—1996)即爱德华·贝尔在其书中所提到“三桃”。

4 李玉琴:溥仪的第四个“妻子”,当时是福贵人。 

5庄士敦:末代皇帝的英国老师,庄士敦是最末一任威海卫行政长官,时间达16年,是威       海卫近代殖民史上又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1874年庄士敦生于苏格兰首府爱丁堡,1894年毕业于爱丁堡大学。之后,庄士敦考入牛津大学玛格德琳学院,主修现代历史、英国文学和法理学并获学士学位。1898年庄士敦经过激烈角逐考入英国殖民部。同年便被作为一名东方见习生派往香港。由于其优秀的汉语水平,庄士敦在港英政府中不断升迁,先后任辅政司助理和港督卜力的私人秘书。1904年经骆克哈特力荐,庄士敦被殖民部派往威海卫,先后任政府秘书、正华务司和南区行政长官等要职。

6冯玉祥:( 1882.11.6~1948. 9.1 )民国时期军事家,爱国将领。

7 鹿钟麟:(1884—1966年)国民党二级上将,西北军五虎将之一,国民党南系政府次长         及代理部长,河北省主席,兵役部长。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何冰_冰花花热爱生活。喜欢旅游,码字、摄影。茂名画报特约记者;曾被评为广东省某部门十大写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