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皇妃百科

广告

婉容的悲剧人生(3 )

2012-08-16 22:31:21 本文行家:何冰_冰花花

婉容不是一个只想着怎样享受的的人,她也是一个具有自己的政治思想,她期盼着丈夫的“中兴”事业能够成功,他们都不是那种甘于寂寞的人,溥仪在还没结婚时就闹着留学,当他们被逐出紫禁城时,婉容也寄希望于越洋留学,她希望渡洋成行,以便取得新的姿态,早日步入国内政治舞台。



图片 1

婉容的悲剧人生(3 )


天津生活


安稳的张园

   1925年2月24日,溥仪就秘密赴津了。婉容和文绣随即也来到天津并住进日租界宫岛街张园[i]。该园占地18亩,到处是花卉果木,还有假山石、凉亭、水池、戏台和网球场地等。园内矗立一所三层楼洋房,各房间都摆设了外国式家俱,极为豪华。婉容饲养了许多狮子狗,她和她的仆人对狮子狗宠得发狂,但不大懂得训练之道,大狗小狗总是叫个不停;文绣也被感染了,单独养了几只小狗。伍德黑德写道,那时的婉容就“象一件精致的瓷器”,“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少女”,表面看来她与文绣相处甚好,俨如“姐妹”。

    婉容刚到天津一两天,报上便登出一条新闻,说“溥仪抵津后其妻终日导往各名胜游览,因其妻曾在天津某女校肄业,故颇熟悉”。老舍先生族人中有位舒芸老人,其家与婉容家比邻而居多年,两人幼年时就有交往,情逾姊妹。婉容回到天津后“不忘旧谊,当即召见,由是经常用电话邀舒芸[ii]去张园作投麻雀戏”。据舒芸回忆,她多次伴婉容乘车到各处游览,也去过万国赛马会、西湖饭店舞厅,但婉容并不买马票、下舞池,也不骑马、打球,“不参加当时摩登活动,只是由于好奇心理而喜欢到处看看。

    她父亲荣源、庶母恒馨以及荣公馆娘家的亲属也在天津,婉容可以随时见到自己的亲人,可以说天津是婉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期。

在天津的学习


    在天津,婉容继续学习英文,任萨姆教习自然又从北京跟到天津来了,她除每月从张园领取现洋70元报酬外,还在天津英文文法学校兼课。1925年7月4日溥仪颁旨,让胡嗣瑗[iii]为婉容进讲古典文献。进讲一年之后,胡曾在给溥仪的一份奏折中,高度评价了婉容的学习水平和学习态度:“皇后敏而好学,锐进无疆,于古事必究其兴衰,于文章尽通其义蕴,钦服之意,实所难名。从此,璇宫自习,必能贯彻古今,助成圣治。”其后继由进士出身的清末监察御史陈曾寿担任婉容进讲师傅,每天下午上课。因为婉容有眼病,看小字费力,便雇人抄书,抄成核桃大的楷字。据担任抄书一职的周君适[iv]先生回忆,选抄过《史记》和《唐诗三百首》。

    崔家是满族官宦人家,姐姐崔慧茀[v]聪敏过人,读书一目十行且过目不忘,又精于音律、绘画、刺绣,是晚清两大才女之一。妹妹崔慧梅也是一位音乐和绘画方面颇有教养的女士。溥仪于是决定留下这姊妹俩,担任婉容的绘画和音乐教师。

婉容与溥仪的关系


    在天津时期婉容与溥仪的感情应该还不错,前期应该是他们相处的最愉快的时期,崔慧梅回忆时写道:“有一次皇上心血来潮,独自逛惠罗公司,买了一个钻石手表送婉容,她贪时髦,着人在背后刻了一行字……翌日嘱太监前往取表,太监发现手表背后多了一行英文字,以为是商标乃询问职员,职员拼读给他听,但没有解释意思,一踏入内庭,太监即急不及待喊道:‘皇上,皇上,您买的I LOVE YOU牌子手表十分标致,奴才已带回来了’。我们一听都笑不拢嘴,“皇上”自己秘密被拆穿亦面红起来,婉容则甜在心头,只有淑妃呷醋,诈作听不见、看不到,从此之后,这个太监便被人取笑并给他安了“I LOVE YOU”之浑名。

    爱德华·贝尔在她的采访资料中这样记述他们的天津生活:"当地的‘全天津名流聚居地’,自然成了他们赶时髦的去处:在正式场合,溥仪总由伊丽莎白陪同;他只带文绣去咖啡馆,茶馆和电影院。伊丽莎白俏丽的容貌令外国人侧目,但她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慵懒和孤独。”

    他们的破裂从溥仪的回忆来看:"自从她把文绣挤走了,我对她有了反感,很少和她说话,也不大留心她的事情,所以,我没有从她嘴里听她说过自己的心情,苦闷和愿望。"

搬到静园


    1927年7月9日,溥仪一家由张园迁居到静园[vi],婉容的生活和地位一直保持不变的,不管是溥仪家人还是婉容家人都非常尊敬末代皇后的,舒云也常常来看婉容,在这个时候还应该提到韫应与润麒的婚事也是溥仪与婉容亲自订下的。这使他们两家更是亲上加亲。

    尽管婉容的生活圈子仍然很狭窄,比起紫禁城的年代是自由多了。她可以上惠罗公司购物,可以上中原公司花钱,可以上马厂娱乐,可以上中街闲游,可以上起士林小饮,可以上利顺德进餐,还可以上仙宫理发店烫流行发,上新明戏院看梅兰芳的戏,她与娘家、婆家的亲属相处的不错,与丈夫的感情生活也有和谐的一面,还有几位能够交往的朋友。她流水般的花钱,她的地位深受尊崇。

婉容的政治目地


    婉容不是一个只想着怎样享受的的人,她也是一个具有自己的政治思想,她期盼着丈夫的“中兴”事业能够成功,他们都不是那种甘于寂寞的人,溥仪在还没结婚时就闹着留学,当他们被逐出紫禁城时,婉容也寄希望于越洋留学,她希望渡洋成行,以便取得新的姿态,早日步入国内政治舞台。

     溥仪和婉容等由北京抵天津才四五天,报上就以《溥仪决定一星期后东渡》为题,报道了溥仪和婉容的东渡计划:“业经确定,一星期后将偕妻妾及罗振玉等乘轮赴日……在日住一年,即漫游欧美,然后返国,即永久卜居于天津云。”继而又有报道说,溥仪夫妇的出洋问题迟迟未获解决,原因在日本方面无法确定对待他们的礼格,“但按接待帝王办法殊感困难”。

    溥仪和婉容的渡洋计划未能实行,然而安心要利用这一对儿“少男少女”的世界列国政治家们却没有放弃想法。他们利用各种渠道向溥仪渗透,也向婉容伸手,这是造成婉容在这一阶段外事活动频繁的原因。这类活动又时时给婉容以精神上的慰藉和刺激,不断在她心头燃起希望之火,熄灭了又点燃,点燃再熄灭……

    婉容在这一时期,是寄希望于外国人的,由其是日本人,但这一愿望随着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对日本人的幻想而随之破灭,在这一时期婉容极力劝阻“没有认清局势的溥仪”去东北。

离开天津


    1931年11月10日在没有通知婉容的情况下,溥仪乘日本商轮“淡路丸”号离津出关了,据溥仪的近侍李国雄回忆,那时婉容经常流泪,其实,溥仪并不曾丢下婉容和静园不管,溥仪离津前留下两张亲笔字条,一命“胡嗣瑗、夏瑞符随后即往”,一命“陈曾寿[vii]照料园中善后事宜,与日本人接洽,随后护送皇后前往”。

    婉容看透了了日本人的险恶用心,并不想到东北去做傀儡,但经不住川岛芳子[viii]的游说,“皇后陛下,您与其在这个地方过孤独清苦的生活,不如到满洲痛痛快快地享受一阵子清福。” “不过,听说满洲是个土匪窝。” “您害怕了吗?您要不去,谁能照顾皇帝陛下。至于治安嘛,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在综合了所有问题后,婉容做出了去东北的决定。11月26日婉容即由川岛芳子以及吉田的妻子[ix]等陪同登上长山丸。



张园:张园是张彪的住宅,1860年出生,山西人,他在20岁时追随张之洞,从标统做起,到最后做到陆军第八镇的统制。

舒芸:婉容童年玩伴兼邻居

胡嗣瑗:1903年中进士,精通史学,擅长诗词、书法。

周君适:陈曾寿的东床快婿,《伪满宫廷杂忆》的作者

崔慧茀:(茀字即福之意)聪敏过人,读书一目十行且过目不忘,精于音律、绘画、刺绣,是晚清两大才女之一

静园:该建筑原名乾园,是民国时期参议院议员、驻日公使陆宗舆的住宅。1929年7月,清逊帝溥仪携婉容、文秀由张园迁此居住。由溥仪的“静观变化、静待时机”,故名静园

陈曾寿:(1877—1949)1930年,末代皇帝溥仪寓居天津,聘曾寿为皇后婉容的师傅(老师),友人陈宝琛也再三敦请赴津,曾寿遂携眷赴津,为婉容进讲

川岛芳子:东方魔女——川岛芳子 (1906~1948),本姓爱新觉罗,名显玗(玗是肃亲王自造的字,取“14”谐音),字东珍,又名金璧辉,个被称为东方魔女的“男装女谍”,作为日本策动伪满独立、与国民党居间调停、互相勾结的“秘密武器”,在日本侵华战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她曾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等重大秘密活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及营救秋鸿皇后等臭名昭著的卖国活动,成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受到特务头子田中隆吉、土肥原贤二等的大加赞赏。

吉田的妻子:吉田忠太郎的妻子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何冰_冰花花热爱生活。喜欢旅游,码字、摄影。茂名画报特约记者;曾被评为广东省某部门十大写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