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皇妃百科

广告

婉容的悲剧人生(4 )

2012-08-16 22:45:58 本文行家:何冰_冰花花

婉容的政治目的,在这一时期仍没有放弃,“复辟”的愿望,海外留学,周游世界等等,这个接受西方教育的姑娘,仍然做着她的美梦。



图片 1

婉容的悲剧人生(4 )

东北前期的傀儡日子


就任“执政夫人”

    长春的“执政”就职典礼于1932年3月9日如期举行,溥仪和婉容是在4月3日迁入长春东北角上的吉黑榷运署改建成的伪执政府,溥仪和婉容是在4月3日迁入新居的,为他们分别装修的起居活动间位于一座灰色的小型三层楼内,后来溥仪亲自为之取名“缉熙楼”。溥仪住在西侧,婉容住在东侧。东侧楼上共有三个房间,为婉容的卧室,她始终住在前间;楼下各室则按客厅式样布置,是婉容的书斋。各室都铺有地毯,四壁用带有素色花纹图案的金黄色彩绸裱镶,玻璃窗上安着纱和绸的几层窗帘,加上挂在墙上的画,放在门前的屏风,摆在墙角的花瓶等,整个布置富丽、典雅。

   “执政夫人”的生活就此展开。

伪后前期生活


    在伪执政府内以及后来的伪皇宫内,都设有专门为溥仪和婉容个人办私事的机构,服务于溥仪的叫作内廷司房,服务于婉容的叫司房。每个司房都有三五人,他们照各自主人的吩咐按惯例办事,职责范围很宽,管钱、管物、记帐、记事、采买等,无所不做。

    归婉容使唤的佣人有三个太监:刘庆衍,个头稍高,而年岁稍长,人称老刘太监;刘振瀛,因有刘庆衍比着,人称小刘太监;王福祥,济宁县人,嘴爱叨叨,人称王太监。太监以外还有冯妈等两个老妈子和春英等一两名贴身丫环,他们各自的宿舍都在缉熙楼院内东厢房。

    还有若干服务机构,统一为溥仪、婉容等男、女主人服务。如洗衣房,设在西花园前面一栋砖瓦房内,有三四名女工,负责浆洗男女主人的衣服、窗帘、台布等,洗好晾干,还要熨平,工作量很重。又如洗像室,设在缉熙楼地下室东侧,有一专人负责冲洗为溥仪与婉容等人拍摄的生活照片和电影纪录片,既能防止“御影”外传被人亵渎,又可保证质量,稍有疵瑕即行作废。

    当年溥仪使用经费是有限制的,大约每年80万元,比较宽松就是了。溥仪是按月支取的,每月支取66666元,寓有“六六大顺”之意。溥仪又按月分出1500元归婉容开销,让随侍严桐江[i]“交给太监王福祥、刘振瀛管理着婉容的花用”。崔慧茀女士也曾在一段时间内兼管婉容的财务。尽管婉容的膳房开支、太监及仆人开支等,还有每月给娘家族人恒圻的定期津贴40元,都要出在这笔经费上,但在伪满初年因物价较低,加之婉容的鸦片消耗不算太大,生活也还过得很合适,后来就不大好了。

    严桐江后来交代当年的“历史问题”时谈到了婉容使用经费的情况,他说:“溥仪大老婆的经费每月是一千五百元,每月溥仪叫我交给他们。后来因为抽大烟,经费不够,必须仍跟溥仪要钱。溥仪叫我给计算,是否花那些钱?如果花那些钱,就给他们开支,每月都要看看是否买来那些大烟。”

    可见,在经费使用上溥仪对婉容的限制是严格的,但随着物价上涨,又经过实际测查,还是不断给婉容增加了经费数额,一度增至每月3000元。

伪后学习


    婉容的汉文师傅陈曾寿不愿意就职于执政府特任秘书这个日本傀儡官,溥仪知其意向,1932年11月间溥仪又决定成立内廷局,并任命陈曾寿为内廷局长,遂明确传谕,内廷局职司祭祀、陵庙、医官,以及有关内廷各项事务,归溥仪直辖,不与执政府相涉。这样做似乎已把内廷局从日本人控制的政局之中解脱了出来,陈曾寿这才接受任命前来长春就任内廷局长,同时恢复为婉容讲课。

    婉容还有一位师傅,即崔慧茀小姐,教婉容绘画、音乐、刺绣、陪她弹琴、下棋,共同打发无聊的时光。婉容曾在缉熙楼东边的几间木板屋中挑了一间作为崔家姊妹的绘画之所,并亲自为之命名为“绿屋”。溥仪的随侍王庆元回忆说:“崔慧茀是教皇后婉容音乐和绘画的老师。时年虽已三十有余,听说尚未婚配,过着孤独生活,人们都尊敬地称呼她‘崔小姐’。每天上午十点多钟来,下午四点多钟走,从不间断。婉容为了她绘画方便,在缉熙楼东侧与库房比邻处辟一所画室,专供她绘画之用。”

婉容这是与溥仪的关系

    虽然溥仪在天津后期时就不关心婉容了,但做为执政夫人,溥仪的正妻,他们之间还保持着似有似无的感情。这里的感情是靠不住的,因为它正在走向深渊。

   有时溥仪在睡觉前也到婉容的卧室坐一会儿,可是,一到夜深便拂袖而去。他没事儿似地走了,婉容可气得发疯,没有别的办法发泄,便把屋中的陈设物品东扔一个、西扔一个。无限的空虚、冷寞和寂寥在婉容的内心郁结成疾,天长地久便得了精神失常的病症。不过,开始时还是很轻微的。

伪后出逃


     婉容的政治目的,在这一时期仍没有放弃,“复辟”的愿望,海外留学,周游世界等等,这个接受西方教育的姑娘,仍然做着她的美梦。

    受国联指派的李顿调查团[ii]1932年5月进入东北期间,婉容就曾采取了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行动,乘机派人接触了代表团中的中国政府代表顾维钧[iii]。

    几十年后出版的《顾维钧回忆录》一书记述了这个真实的故事:“我们在大连停留了一夜,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我的一个随从人员过去在北京当过警察,是我的四个卫士之一。由于一九二五年的炸弹事件,他留了下来给我保镳。他是北京人,在北京认识很多人。当我在大连一家旅馆里吃午饭时,他进来说,一个从长春来的满洲国内务府的代表要见我,有机密消息相告。我起初犹豫,因为他说的名字我不熟悉。但是我的随从说,他在北京认识这个人,可以见见他。他告诉我,此人化妆为古董商,以免日本人注意。我出去走到门廊里,我们停在转角处。此人告诉我,他是皇后派来的。他说因为知道我去满洲,她要我帮助她从长春逃走。他说她觉得生活很悲惨,因为她在宫中受到日本侍女的包围,她在那里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和告密。她知道皇帝不能逃走,如果她能逃走,她就可能帮他逃走。我为这故事所感动,但是我告诉他,我的处境不能替她做什么事。因为我在满洲是中国顾问的身分,没有任何有效方法来帮助她。虽然如此,我得到一个明确的概念,知道日本人都干了些什么,这个故事可以证实日本的意图。”

    1933年八九月间,伪满立法院赵欣伯的妻子赴日,婉容便托她帮忙东渡,结果又没能成功。

    随着这两次活动的失败,使婉容所有的政治幻想彻底磨灭,自己的理想受到严重打击精神疾病又加重了一层。

 严桐江:1924年进入紫禁城给溥仪当随侍,和李国雄事同一年进去的,在伪满时期担任内廷总管。

李顿调查团:1932年国际联盟派遣调查九一八事变的调查团。由英、美、法、德、意五国代表组成,英国人李顿为团长。

顾维钧:(1887~1985)1905年留学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1912年,任袁世凯总统府秘书,外交部参事。1915年任驻美、日等国公使,后调任驻美大使。1918年11月,代表中国政府出席巴黎和会,在维护中国在山东半岛的主权和拒绝对德和约签字等问题上作出了努力。1922年起,历任北洋政府外交总长、财政总长,并两度代理内阁总理。。1931年12月出任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不久因蒋介石下野而辞职。1932年任东北收复失地委员会委员长,代表中国政府参加国联李顿调查团,曾向调查团提出有关日本侵华之祸备忘录。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何冰_冰花花热爱生活。喜欢旅游,码字、摄影。茂名画报特约记者;曾被评为广东省某部门十大写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