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皇妃百科

广告

婉容的悲剧人生(7 )

2012-08-17 20:52:18 本文行家:何冰_冰花花

对于同情自己的“福贵人”,婉容非常感激。她不但常常要看看李玉琴,而且态度温和。大家都知道,婉容的脾气特别暴躁,时时都要发作的,但和李玉琴相处的日子里从来不发脾气。


图片 1

婉容的悲剧人生(7 )


婉容之死


离开长春

    1945年8月10日婉容跟着溥仪逃到临江县大栗子沟,住进了这里的日本人经营的铁矿公司,两天后,溥仪第三次颁布退位诏书,又过了两天,溥仪带着最贵重的珍宝和几个随从逃走了,把婉容抛弃在这个动乱的地方。

    在大栗子,婉容忽然看见了润麒,自从打入冷宫就再没见到弟弟的面,她多想和弟弟说几句话呀!于是大叫几声“润麒”,可润麒连答应一声的勇气也没有,掉头便走。

    溥仪等人离开后,对留下的人来说恐惧又加深了一步,嵯峨浩[i]在《流浪王妃》一书中叙述了这件的一间事情:“一天夜里,我们被枪声惊醒,吓得不住发抖。机关枪大约对射了十五分钟,周围又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之中。我们在壁橱中,紧紧地抱在一起,屏住呼吸,度过了这恐怖的夜晚。这次来袭的暴徒被一个囚犯小组击退了。这些囚犯们原来是共产党军队的官兵。被俘后,关东军把他们关进山里,强制劳动已经八年多了。这次保护我们,是因为知道满洲的皇后在这里。”

     “皇后”已经不懂得害怕了,靠鸦片维持生命,余则任人摆布。从长春伪宫带出的鸦片不够她抽的,严桐江还要用高价在当地购买。

    搬迁后,婉容的房间与李玉琴的房间是相通的,只有一扇门相隔,两边说话的声音却是隔不住的。李玉琴常常听见婉容自言自语,有时又哭又骂。奇怪的是她不骂别人,却大骂自己的生身之父荣源。李玉琴便好奇地问婉容屋里的太监:“皇后为什么那么恨她的父亲?”太监便把荣源贪图自己当国丈,不惜让女儿守一辈子活寡、坑害了她一生的情形讲给李玉琴听,还说到婉容的许多伤心事,这使李玉琴十分同情。当时,丁字楼里的人们都吃大锅饭,虽然也能吃上大米、白面,可婉容这样一向娇嫩无比,且又病入膏肓的人怎么吃得消呢!在李玉琴住的房间中恰好存有炊具,于是她决定亲自动手给这位可怜的皇后做点小锅吃。

    李玉琴回忆“皇后”与“贵人”第一次见面的历史性情景时写道:“这个可怜的人对人生早已厌倦,十多年来无情地用鸦片糟蹋自己,身体衰弱得已不能站立。由两个太监搀扶着走到拉门前,‘哗’地一声把拉门拽开了。啊!我差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头脑中的她不说是如花似玉,也是清清秀秀的美丽女子;可眼前看到的却是个骨瘦如柴,人不人、鬼不鬼的形象。她目光呆滞、脸色清白,二寸来长的头发竖立着,一米六三左右的个头,穿一件又脏又皱的旧睡衣,由于长时间不洗,也看不出什么颜色了,真有点象疯子。我赶紧过去向她请安:‘皇后主子吉祥!’婉容看看我,冲我笑,露出抽大烟熏黄了的牙齿,憨声憨气地说:‘挺好、挺好!’看了我几分钟,她就有点站不住了,太监便把她扶回床上去。”

    对于同情自己的“福贵人”,婉容非常感激。她不但常常要看看李玉琴,而且态度温和。大家都知道,婉容的脾气特别暴躁,时时都要发作的,但和李玉琴相处的日子里从来不发脾气。

    婉容神志稍清,痛苦即随之而来,这真是人间大悲剧。李玉琴说她常常听到婉容在哭,有时嘴里还叨念着“荣源”、“皇上”,这当然都是婉容悲剧的制造者。她的随从太监说,她哭是因为想起了往事,那时候心里是很明白的。

    李玉琴回忆说:“皇后婉容最可怜,她还是离不了鸦片烟的刺激,而且愈抽愈厉害,部队同志隔两天就得给她送一大块烟土来。她向来由许多人伺候着,加上病得很严重,生活不能自理。这时她的女仆已经走了,来月经自己都不能处理,弄到衣裤、被褥上,屎、尿、经血等什么都有,又脏又臭。她的两个太监也是忽冷忽热,一会儿心疼她,说‘主子受苦了’,一会儿又烦她,数落她。拆拆洗洗向来不是他们份内的活儿,当然不能替她做。”

    最后经过几次搬迁,从临江到通化,再到长春,婉容像一个稀有动物,被共产党军队像游街一样的到处“展览”身边的佣人一个个的消失,连一路照顾她的李玉琴也被迫离开了,部队提审员见她已经病入膏肓,神志亦不甚清楚,遂放弃审讯,声言“只要有人做保即可释放”。可悲的是,没有任何人肯为婉容做保,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愿意把她领回家去,谁都不想为她承担生活费用和医疗费用。婉容一奶同胞的哥哥润良当时在长春。是婉容给了他“国舅”身分,给了他半辈子荣华富贵的生活,也是婉容时时关心着他,几度亲自出面为他牵线搭桥,安排婚事。后来婉容又把生下的孩子托咐润良抚养,也说明她在这位哥哥身上寄托了希望。然而这个没良心的哥哥竟在妹妹病危且无处安身的非常时刻,拒绝作保、拒绝接收、断然抛弃了她!连看也不看她一眼。

     婉容身边还余下的钱已被太监拿走了,没处找去。李玉琴在回忆最后一次看“皇后”,“她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握我的手,握得很轻很轻,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我悲痛难忍,泪流满面,只见从她那双好看却无神的眼睛里射出一束惊恐、焦灼的光,嘴形微动,艰难地发出两声“呵!呵!”带哭腔的凄凉的声音。接着,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什么,我实在断不开那一串语音,更分离不出构成它们的单字,所以无言以对”。

     婉容这时流下了眼泪,她好象知道我也要走了,拉住我的手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好象在问:“你也不管我了!也要走了?”那种绝望的声音,清清楚楚地鸣响在我的耳畔,我难受,好象心灵受到了鞭笞!忽然,婉容一下子放开我的手,把脸扭向里边去了。

    婉容在吉林市期间“还有过一度公开展览”,在当时这无疑是对欺压东北人民10几年的日伪政权表达愤恨的一种方式,也可以理解。据报道此事的记者说,吉林警察局主办者指着婉容告诉观众:“这就是溥仪的妻子!”

    关进拘留所以后,婉容再也得不到鸦片供应了。她时而疯狂呼救,时面痛苦呻吟;时而圆瞪双眼似乎透不过气来,时而又躺在地板上翻身打滚。她被烟瘾折磨得死去活来惨不忍睹,而周围牢房中的囚徒则被她的吵闹激怒了,发出一阵阵“真讨厌!”“杀了她!”的吼声。嵯峨浩在《流浪王妃》一书中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皇后虽然还能吃饭,但大小便已经不能自理了。这件事我无法让学生们帮忙,只好一个人支撑着皇后那五尺六寸的沉重身体。我因为营养不良,身体也非常虚弱,所以这是一项很艰苦的繁重劳动。   看守和八路军的干部都争着跑进拘留所来看发狂的皇后,但是已经处在半疯狂状态的皇后,可能产生了以前在宫内府时的幻觉,把被子踢到一边,嘴里不停地喊着:

  “佣人,拿三明治来。”

  “快点儿把擦澡的毛巾拿过来。”

  “振作点儿,你没看见那铁窗子吗?”我在她耳边拼命地劝说,但皇后只是呆呆地看着我,象个磨人的孩子似的乱喊乱叫,大发脾气。

婉容的“解脱”


    最后一站来到了延吉,在延吉下火车后是以游街示众的方式前往监狱的。嵯峨浩写道:“同行的俘虏中,只有我们坐上了行李马车。马车上插着一面大白旗,上面用大字写着:‘汉奸伪满洲国皇族一行’。行李马车的后面,被反绑着的俘虏行列象一条蜿蜒蠕动的长蛇。街里的人全拥过来看热闹。半死不活的皇后蹲在马车上,不时睁开眼睛呆呆地看两眼。她已经麻木不仁,对一切都毫无反应了。我抱着嫮生,咬紧牙关,扬起脸,忍受着民众的唾骂。在街头转了一圈之后,我们又被关进了延吉法院后面的监狱。”

   最后剩下的6个皇族成员,包括当年才五六岁的嫮生[ii]都被关进单间牢房,婉容则关在由钢筋水泥仓库改造的牢房内。开饭的时候,看守便把饭菜端来放在小窗口前面。一天,嵯峨浩经过申请获准从小窗口看看婉容。她吃惊地发现婉容已经从炕上掉下来躺在水泥地上了,没有谁肯进屋把她架回炕上去,放在小窗口的饭菜起码也有几天不动了,婉容已经无力端碗,可也没人愿意把饭菜送进屋里去。婉容大小便失禁,牢房内臭气熏天,所以谁都不肯挨近她。

   嵯峨浩恳求监狱负责人允许她清理一下婉容的牢房,再给婉容喂点饭。结果未获首肯,答复是:“屋子太臭,进去非得传染病不可。”第二天,监狱派人清扫了臭不可闻的屋子,又把婉容的衣裤换洗了,这才允许嵯峨浩入内。当她端着饭菜来到婉容面前时,看到的仍是神志不清的“皇后”。

   6月10日传下一道命令:将婉容、嵯峨浩等6人转往牡丹江,再赴佳木斯。考虑到婉容已经不能走路,还特意给她准备了一辆漂亮的马车,以便在监狱到火车站这段路程上代步。然而,监狱负责人很快就发现婉容已是完全不能经受旅途折腾的人了,“如果她死在半路上,不如不走的好”。6天之后嵯峨浩等5人被押送到佳木斯,他们是在登上火车后才得知婉容已被留下不再随行的消息,明白他们跟婉容最后分手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不久,这5个人在佳木斯获释,随即各奔他乡。

    据郭长发[iii]回忆“婉容当时确实死于延吉江北大狱。婉容病重,加之当时生活条件、医疗条件极差,最后死于狱中,死后也是他们(郭等)用旧炕席卷着扔在北山上的。因为是皇后,不同凡人,他对当时的情节、年月日都记得非常清楚。”

    嗣后,陈自新、于天震、于天云三位同志又对婉容的死亡地点和时间作了考察。他们“翻阅了一些或许是目前所能见到的原始资料,并走访了一些当时接触过这方面情况的老同志,包括参与为婉容遗体拍照的同志”,从而获得了确切可靠的证据。据此,他们对婉容撤出长春直到病亡1946年5月3日至6月20日,死后葬于延吉市南山一个炕席中。

 

注解:

23 嵯峨浩:嵯峨浩(1914-1987),溥杰的妻子。日本华族嵯峨实胜侯爵的长女。1914年出生于日本东京,从小受过好的教育。

 

24嫮生:嵯峨浩与溥杰的女儿。

25 郭长发:解放军首次进占长春时第一个冲入伪皇宫的战士,他所在的部队当时被称作“铁道部队”,押送、看管伪满被俘人员即是该部队承担的一项任务。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何冰_冰花花热爱生活。喜欢旅游,码字、摄影。茂名画报特约记者;曾被评为广东省某部门十大写手之一。